“智能家居产品的痛点都是厂商凭空捏造出来的”

在5月16日的「华兴·湃」智能家居论坛上,我们邀请传统大型家电企业和新兴创业企业坐到一起,来讨论最热门甚至尖锐的话题。例如小企业的机会、例如开创新品类还是迭代旧品类。以下是对话实录,限于篇幅,嘉宾发言有删减。

论坛嘉宾:

李   强丨美的智慧家居科技总经理

廖   信丨青岛海尔生态圈创新业务总经理

王   兵丨猎户星空首席战略官

杨   华丨纯米科技CEO

主持人:

刘英航丨华兴资本董事

“凭空捏造出来的痛点”

刘英航:

第一个问题想和大家讨论一下智能家居产品的场景和痛点。智能家居发展了这么多年,业内一直在探索需求点和应用场景。从早期的可穿戴设备,到智能路由器,智能电视等家电系列,陆续出现了海量出货的爆品,如扫地机、机器人、智能音箱等。

从各位专家角度,未来最看好哪类爆品形态及对应的应用场景?

廖信:

我觉得很多智能家居产品的痛点都是智能家居厂商自己凭空捏造出来的痛点,不是用户真正的痛点。许多目前看见的解决方案对用户而言是锦上添花,有了可以,去掉也不可惜。好的智能产品应该是雪中送炭。

在智能家居领域里面,短期最大的机会还是单品智能,就是怎么样把一个冰箱、洗衣机、电饭煲做得更好。比如以前海尔的冰箱就可以存储食物,但现在我们希望食品能够存得更久,甚至能够提醒用户食品是否过期。

我们更看好的是用户刚需产品的智能迭代,比如门锁本身是刚需,智能门锁解决了用户痛点,所以增长会很快。同样智能冰箱、洗衣机等刚需产品也会有很大机会。

李强:

我们讲电饭煲、空调,随便在街上拉个人通常都知道,但是你问他什么是智慧家居,绝对没有几个人懂。问题出现哪里呢?因为它不是刚需,而且它需要体验。

小米是找极客体验,我们找的另外一群人:你买的任何一个美的地产的精装房都会标配智慧家居。可能有些是安防系统,有些是智能门锁,至少你知道了这是一个智慧家居。

我们不断地摸索到底该装什么,大家慢慢看到这个行业的路径是越来越清晰了。一个是往前端、前装走,第二个是往全套配套走,这样就把智慧家居整个全套,含智慧家电、网关、平台等等作为一套解决方案售卖,这两点趋势我认为是越来越明显的。

王兵:

我同意前面两位嘉宾的看法,智能家居在今天还非常早期,大家的想法和各方面的思路不太一样。

比如说智能音箱,需求是存在的,当然跟手机比,它不是那么强的需求,即便是一个改善型的需求,在中国这么大的人口基数下,还是会有一个相当不错的市场。

另外在家庭环境下的一个比较大的机会是家庭机器人领域,儿童教育和老年人的陪伴是两个特别大的机会。在这些垂直场景下,一些新的智能家居的设备还是会有市场的。

杨华:

厨房小家电是一个大产业,如果你真的能买了我们的A,又买了B,买了C,你会越来越感兴趣,因为在厨房你可以听着音乐,非常舒服地做一道菜,我觉得这可能是智能的一个突破点。

另外,还有一类智能家居,比如说开关灯、开关窗帘,我觉得比较难做,因为这类产品是一个To B的市场,用户拿回去很难直接安装。但是作为智能家居的入口,我觉得单价低于1000元,WiFi整个植入成本又很低的情况下,干5年、10年是有机会的。

小公司还有没有机会?

刘英航:

下一个问题跟品类选择有关,开创新品类还是替代旧品类?

我们做融资服务比较喜欢总结商业模式,从可穿戴设备到智能家居产品发展模式,我们观察有两个不同的类型。

一种创新领域的品类,如无人机、平衡车、机器人,属于新的品类,大家会质疑其市场空间。但如果证明了市场的存在,那么会有机会诞生新的龙头企业,如大疆。

一种是既有品类的升级改进,如智能手机、智能家电,既有市场空间巨大,但大家会质疑竞争激烈,新进入者是否有机会。但小米在智能手机领域就是成功案例。

各位怎么看,开创新品类还是替代旧品类?

廖信:

从全世界范围来看,智能硬件里面能够走出来的新企业非常非常少。在智能硬件这个行业,一个很好的idea是不够的,硬件与软件有三个特别大的不同:

第一,硬件的个性化要求非常高,不同条件的家庭对硬件需求是不一样的,但可以都使用微信、滴滴打车。

第二,硬件迭代更新的要求高、周期很长。

第三,硬件的交互方式非常复杂。电饭煲、油烟机、冰箱是截然不同的交互方法,软件基本鼠标就解决了。

所以你要创业一家智能硬件公司会非常难,供应链、渠道各方面的资源都很难整合。

最早提出智能音箱概念的企业可能并不一定是特别大的企业,但最后真正能够到几百万台、上千万台的企业目前来看基本上都是特别大的企业,而且有非常强的硬件基因。

从整个分类来讲,到底是原来的品类在迭代,还是完完全全出一个新品类,应该不是创业的初衷。但能不能找到切入点、整合供应链和渠道资源把它做大才是最重要的。

李强:

我把这个问题分成三类:

第一类,传统刚需类的,比如说传统的家电,刚需太大了,去做总归可以拿一定的市场。

第二类,消费升级的产品,比如智能门锁,用了之后你会觉得依赖性特别强,这属于消费升级所导致的新的习惯。

第三类,可能没有这种刚需,是人为造出来的,但是不是能造成功,不确定。例如智能音箱。

王兵:

这个问题可能本质上是说,在智能家居的领域,小公司有没有机会。

对小公司来讲,不是太容易做的事情;但今天的小公司,如果你的技术底子非常好的话,其实可以拿到大量的资金,在有强大资金的支撑下,我认为还是有一些小公司能做起来的。当然前提是你必须在某些技术上有积累,在硬件领域也有足够强的实力。

杨华:

我觉得小公司其实还是有机会的,但概率不是很高。

机会在哪儿?不带电的变带电,比如说智能门锁就变成了大的市场;带了电的智能化。你想不清楚就把CPU或者Flash做大一点,没准哪天升级一下,就把你的客户都生成真正的用户了。

但到今天,我觉得基本上工业水平都差不多的情况下,做软件的人确实更有实力,能决定这款产品的未来发展方向。亚马逊出智能音箱以后,我觉得硬件其实没什么可谈的,它背后蕴藏的想象空间全是软件。

“智能家居产品的痛点都是厂商凭空捏造出来的”

新机会点:商用场景、共享家电…

刘英航:

对于大型家电巨头,在智能化时代如何打造新的竞争力?我们看到目前各家企业都推出智能平台,也纷纷与BAT等企业进行战略合作。

作为大型家电企业,如何看待互联网企业的赋能与竞争?在智能家居方面海尔和美的有哪些新的布局?业内专家会有什么建议?

廖信:

整个智能家庭包括白电、黑电、大家电、小家电,它们的特点是非常不同的。黑电基本上从外观来讲没什么太大的差异化,没有太多个性化差异。白电个性化需求还是非常大的。

随着智能科技尤其是5G的到来,智能单品升级一定会加快,这是我们看到的一个趋势和机会。

物联网带来的第二个机会就是商用场景。

拿酒柜举个例子,原来的酒柜,尤其是大酒柜一年也卖不了多少,因为中国真正愿意买那么大酒柜喝红酒的人并不是很多。但是当我们把酒柜变成一个共享酒柜,让参与的商用场景比如餐厅、商场成为酒柜的消费者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市场比以前大了好几倍。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洗衣机。因为当房地产从传统的售卖市场到长租市场转型的时候,很多人可能不愿意在家里面放洗衣机,而是去共享的洗衣房。这个时候会释放出另外一个市场来。智能家电领域可能的另外一个方向,就是共享家电。

李强:

我觉得在智慧家居方面可能主要有三个机会点:

1、联网之后大数据的应用,但是目前还没有找到突破口。2、全套互联型的家电,全套解决方案。面向地产和现在的新零售、新的消费者群体提供全套的、含智能家电和智慧家居安防系统的全套解决方案。3、创新的品类。

王兵:

我们是做机器人的,机器人其实在今天也是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今天人工智能整个的发展阶段是不足以实现通用人工智能的,所以它的应用包括在机器人上的应用都是在特定的垂直领域。即便是这样,还是需要非常多的技术积累。

我们推出了一款全行业里面最便宜的消费级机械臂,可以模仿人双手几乎所有动作,将来会做菜、打扫卫生等等。从今天的技术水平来讲,一下子进入家庭还是很困难的。做机器人这件事情是一个长期的打算。

杨华:

有的是短时间内很难去颠覆的,比如说空调、冰箱、洗衣机已经不是一个产品的事情了,涉及到供应链、金融、安装,到夏天怎么抢安装工,涉及到布点布到什么位置的点,涉及到代理商的资金实力到底有多强。

据我所知,家电行业的朋友大多认为,大家电确实是有难度的,小家电可能会有一些机会。

我觉得唯一颠覆传统大型企业的机会可能是在一、二线城市。因为去国美、苏宁看小家电,基本上都长得花里胡哨,这是一次机会。第二次机会是做一些年轻品牌。

第三次机会,一定要联网,如果要是不联网的话,你跟客户的交流就截止于你卖给他的那天。如果联了网,你跟客户的服务和交流是刚开始。

至于怎么搞,跟背后的实力有关系。1000块钱左右的东西做到5000块钱,这是小公司的机会。但是在大公司、大品牌的背景下,就有机会做传统行业、体量巨大的产品。

我觉得没那么快,至少现在颠覆式创新在这个行业比较难。

智能家居的明天

刘英航:

最后一个,也是开放性的问题。想问问几位嘉宾眼中的智能家居三、五年之后会是怎样?终极形态什么样?

杨华:

二十年或者是十年能做的事情,就是把基本的产品做到爆款,每样东西卖到100万台;然后我们把人工智能、语音交互放进去。我觉得家里面智能的终极形态就是,小白电基本上都联网,你在家控制终端只有一个,跟它聊天说话,至少能三级以上的逻辑判断。

还有合作的问题,以后有机会,企业间还是要合作制定一个通用标准。

王兵:

我认为智能家居的最终形态是一个机器人,这个机器人控制你所有的电器、传感器、家电,它可以帮你做一个家庭顾问或者是佣人,任何一个你需要帮助的地方都能帮助到你。

李强:

三、五年之后毫无疑问越来越多人会享受到智能家居。但是不要寄希望于完美,这一定是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

廖信:

IPv6从90年代末提出到现在20多年过去了还没有完全落地。语音识别和图像识别也做了好几十年,现在的准确度还有限。

我们认为在三到五年的时间里,最大的门槛并不是人想象力的门槛或商业模式的门槛,技术的成熟度和商用化能力限制还很多。

我们在现阶段可能不是要致力如何做得更智能、更有科技感,而是如何让老百姓用我们的产品提升生活品质。

整个家电领域有没有互联互通或者是有没有一个真正的统一标准出现,这个取决于用户有没有对统一标准的需求。手机不同品牌、不同运营商可以互通是因为用户有需求,当用户需要家电互联互通,行业标准和协议就会应运而生。


本文稿源:华兴资本

显示完整资料

智能品官方

智能品官方账号

留下您的回复和评论吧,我们将很高兴听到您的想法:

      登录并回复

      智能品(ZNPin.COM)
      注册新帐户
      重设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