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滚石》深揭秘AR智能眼镜 Magic Leap One

耗时6年,总融资近19亿美金,外媒《滚石》万字长文揭秘AR眼镜 Magic Leap One(上)

今天 Magic Leap 发布了一款混合现实头显,被认为是一款可以重塑人-计算机-现实交互的方式的产品。不同于那种不透明的虚拟现实面罩用虚拟世界取代现实世界 ,Magic Leap 这款称为 Lightwear 的设备,则类似于护目镜,你可以同时看到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就好像戴着一副特殊的眼镜。护目镜与一个称为 Lightpack 的强大的口袋大小的计算机相连,可以将虚拟的机器人、太空飞船,几乎任何东西都投射到人们眼前的现实世界中。

创立于 2011 年的 Magic Leap,对人们来说仍然有点神秘,公司联合了各路科技作家和分析师,更是从各种大公司和科技大佬那里吸引了无数的关注和投资(该公司已经筹集了 19 亿美元的资金)。虽然这家神秘的增强现实创业公司已经发布了一些高水平的概念视频,展示了其将虚拟影像投射到现实世界中的设想,但它此前并没有向公众展示出任何一项正在研发的技术。所以有些刊物甚至公开怀疑整个事情是否只是一种愚人计划。公司估值一度持续上涨,最终的报价为 60 亿美元。

整个公司由创始人 Rony Abovitz 一手运作,他是一位生物工程师,曾帮助 Mako Surgical 公司设计出手术辅助机器手臂。而后在 Magic Lea 创立后的第四年,该公司以 16.5 亿美元的价格被出售。

耗时6年,总融资近19亿美金,外媒《滚石》万字长文揭秘AR眼镜 Magic Leap One(上)图中展示了 Magic Leap One 的三个部件,左边是 Lightpack,中间是 Lightwear,右边是控制器

公司最后一次公开发言阐述任何技术细节的时间大约是一年前,当时 Wired 杂志应邀到它在南佛罗里达州总部观看正在研发的技术,但却被规定不能报道产品硬件的样子。本月月初,滚石旗下 Glixel 也收到了类似的邀请。Abovitz 邀请我们去参观它在劳德代尔堡的公司总部,向公众报道介绍其第一款消费级头显背后的技术及产品的外观和体验等最终细节。

这次的产品解密,是我们首次真正看到这个融资数十亿美元的秘密公司这些年来究竟一直在努力研发些什么,同时也是公司打算于 2018 年发布其第一款消费级产品的第一步。更重要的是,我们也可以通过这次产品发布了解,为什么像 Google 和阿里巴巴这样的大公司会为 Magic Leap 投入数亿美元,为什么一些研究人员认为这个公司的产品也许能与互联网的诞生有着一样的重要性。USC 创新技术研究院 MxR实验室的创意总监 David Nelson 说,像这样的技术“正在将我们推向人机交互的新媒介,这是现实世界的死亡。”

体验 Magic Leap One

我对 Magic Leap 技术的第一个体验是在公司一幢独立建筑物内一个大舞台上进行的,这是公司做测试的地方,可能会在未来被打造成一个主题公园或其他大型场所。我本可以描述出这一个多小时内所有我经历的产品演示和我内心的想法,但是我已经同意公司不透露产品和知识产权的细节。很多保密情况下,这些都是永远无法公开的经验,但是,这样的不公开协议也让像我一样的来访者有机会看到真实的魔法。

第一个超大的演示便使我仿佛进入了一个科幻世界,它展示了一个完整的场景,而强大的隐藏式风扇,摇动的扬声器和一系列电脑控制的彩色照明系统则增强了这个场景的真实性。这是一次令人震撼的体验,展示出未来的主题公园可以如何发挥潜在潜能,创造出一个没有围墙、不用等待的游乐场。最重要的是,它发生在舞台布景中,现实中的布景道具凌乱散布在我周围的地面和墙壁上,虽然与现实的舞台布景看起来没有什么区别,但却离我很近。在眼镜中,那些舞台上的角色实际上并没有出现在我周围的世界,它好像是某种形式的动画贴纸似的,但它们与舞台布景相结合的时候,效果是惊人的。

耗时6年,总融资近19亿美金,外媒《滚石》万字长文揭秘AR眼镜 Magic Leap One(上)

接着,我们回到这幢建筑物里的一个大房间,房间装修成一个大型起居室,配有沙发,桌子,小摆设和地毯。在演示区域中,我体验了六十多个不同的产品示范。第一个体验是和一个漂浮在我的眼睛和远处墙壁之间的一个浮动机器 Gimble 一起参观房间。我走过去绕着 Gimble,从不同的角度观察它,但它仍然静静地徘徊在我的视野中,周围的世界也依然存在,但我无法透过它看到周围,这就好像它的确有实质的重量一样,完全不是一个平面的图像。

同时,我惊讶地发现,我越接近这个机器人,在一定程度上,它的细节就越清楚。我靠近它时,它并没有没有像素曝光,而是突出了我无法从远处看到的细节。但是如果我太接近它,它就有点模糊,我会感到与其合为一体,工作人员告诉我,这个演示文件还没有被更细致地处理过。我还注意到,机器人的声音也会随着我的移动和转身而移动。

接下来,系统工程高级总监 Sam Miller 和高级技术市场经理 Shanna de luliis 向我介绍了将三个屏幕(主要是电脑显示器)投放到我眼前真实世界的过程。它们看起来像大而平的电视屏幕或显示器。更重要的是,我可以在任意位置让它们弹出,甚至可以让它们同时出现的。在这种情况下,我有三个屏幕,每一个都展示着内容,我不得不转头来观看他们。当然,Gimble 机器人依然跟随在我身边。

之后,我又尝试了一个小型演示:创建一个浮动的四面电视,每个面的电视都在进行直播。我可以绕着它走,观看不同的频道。而且无论我是否在观看,所有的频道都在持续播放。

房间的另一处,一道墙突然出现一道白色的光线,照亮了门的轮廓。门开了,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她走到我身边,站在了离我几尺远的地方,这个人物的细节程度令人印象深刻。虽然我不会把她误认做一个真正的人,但她发出的光和她的设计却让她变得很真实。虽然她没有对我说的话作出反应,但她确实有这种能力。Miller 选择对她进行手动控制,向我展示了一系列的表情来表达她的情绪:微笑,愤怒,厌恶。我注意到,当我移动或环顾四周时,她的眼睛是不断跟踪着我的。Lightwear 内部的摄像头可以为她提供数据,以便保持眼神接触。这其实有点让人不安,我最终竟会觉得有些粗鲁而避开了与她的眼神接触。

未来的某一天,这种虚拟人将会是你的苹果 Siri,亚马逊的 Alexa 或者 OK Google,它们不再只是一个无形的声音,他们会和你一起散步,与你对视,为你提供人工智能的帮助。

整个展示是一组奇怪想法的集合,包括一个巨大的漫画,你可以走过去观看,就好像好像透过窗户看一样。

耗时6年,总融资近19亿美金,外媒《滚石》万字长文揭秘AR眼镜 Magic Leap One(上)

今年早些时候,我和 Madefire 公司的人员聊天,他们正在努力让漫画书的阅读变得更加生动。在佛罗里达州,我惊喜地看到他们正在进行一些实质性的工作:漫画书的书页页面飘浮在咖啡桌上,并且不同的部分漂浮在不同的深度。当我走近它们的时候,我可以在旁边看到漂浮在空间中的平面图像,或者从不同的角度观看艺术品,比如墙上的一幅画:画中描绘了一场风暴,而画周围的空气则充满了降雨和雷雨的声音。这是一个微妙却很震撼的体验,帮助我更直观地感受艺术。

在另一个例子中,他们向我展示了一个他们称之为容积捕获(volumetric capture)的快速演示。这个团队首先去一些拍摄工作室,让他们用特殊设备拍摄演员的现场表演。然后他们把这个演员放到他们的系统中,基本上可以把演员的现场演出投射到用户站在的任何房间里。虽然一些细节的捕捉是粗糙的,比如鼻子和嘴巴之间的细节有些圆润,但整体上是能够让观众在这种投射的真人现场表演周围走动和仔细观赏的。我无法描述他们捕捉并显示的是什么,只能说它的运动非常快,但我对它的视角可以保持不变。即使我在演出中走来走去,它也没有停顿或减速。而且,我被告知,表演的投影大小可以控制,可以很大,也可以跟我的手掌一样小。

光 场

Abovitz 说:“我把这叫做这个行业的蟑螂,因为它永远不会死,它只需要停下来。” 我们正在看他办公室里的一台显示器,上面显示的是十九世纪三十年代的立体镜的图片。立体镜给同一个物体拍摄两张照片,每张照片的角度略有不同,然后将两张图片放在距离你眼睛一段距离的地方,把一种设备放在你的眼睛上,这种设备用一块木头挡住眼睛,使你看不到眼前近处的东西,接着你同时盯着两张照片,你就会看到 3D 效果。但是 Abovitz 认为自己正在运作的技术比立体镜更加实用一些。他说:“这个会引起视觉辐辏调节冲突,所以你的眼睛不能正常工作。你是通过一种不自然的方式查看这两幅图像,才得到了这个不自然的 3D 图像。”

一切的 3D 技术都来自于 1838 年。Abovitz 说:“这对我来说有点令人不安。从 19 世纪开始,这种技术不断重现。它出现在电影院的红蓝眼镜里,出现在六十年代,一直到二十一世纪。当 VR 再次回来时,它好像还是一样的东西,仿佛我们仍然停留在那种简单的想法中。“

耗时6年,总融资近19亿美金,外媒《滚石》万字长文揭秘AR眼镜 Magic Leap One(上)1900 年的立体镜(或叫做 3D 观察器)

1830 年代的技术需要使用两个平面图像,虚拟现实也要使用两个屏幕。Abovitz 认为必须要有更好的方法。他对改善虚拟现实并不感兴趣,相反,他要寻求一种更好的方式来创造出可以融入人们的现实世界视角的图像。总之,他对混合现实感兴趣。虚拟现实可以再现你看到的一切,增强现实可以将图像投射到你的世界,混合现实则将既能够将虚拟图像添加到现实世界,但也能意识到你和你的现实世界。所以,打个比方,混合现实中的马可以知道你的家沙发在哪里,也不会横穿你卧室的墙壁。

当 Abovitz 开始研究“我们被困在这个混乱之中,而出路在哪里”时,他发现在混合的现实和他想研究的世界里,有两件事情正在发生。

第一个是所谓的“模拟光场信号”。光场基本上是所有的光线在所有物体上的反弹。当你拍摄一张照片的时候,你正在拍摄一个非常薄的光场。然而,你的眼睛可以看到更多的光场,使你能够感知场景的深度、运动和许多其他的视觉微妙之处。Abovitz 想知道的另一件事是,光场信号是如何通过眼睛进入大脑,从而进入视觉皮层的。“你所感知的世界实际上是建立在你的视觉皮层上的,”他说,“这个想法是,你的视觉皮层和大脑的的一个部分就像是一个渲染引擎,你看到的外在世界正在被大约 100 万亿的神经连接网络所渲染。“

目前认为,大约有 40% 的神经功能都被用于视觉处理。当你在做某项运动时,这个比例可以达到 70%-80%。他说:“你基本上正在不断创造视觉世界。你正在与这种我们称之为动态模拟光场信号的巨大视觉信号来共同创造它。这就是我们对宇宙中所有光子波和粒子光场的总称。就像这个巨大的海洋,它无处不在。这是一个无限的信号,包含了大量的信息。“

创造人造光场所涉及的大量复杂信息很难做到,更不用说包括运动的方式。2011年,Abovitz 试图与他在加州理工学院学习理论物理学的朋友解决这个问题。他们提出了一个想法:人类的视觉系统就像一个过滤器。眼睛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而是从一个大块光场地中滤出一道较薄的光线,然后将它传送到视觉皮层上。他说:“在这一点上,我们有自己的一套理论。”

他们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视觉皮层的功能很像电脑中的图形处理器。它需要用眼睛给它的信息,为人们创造一个视觉感知的世界。并且它只需要提供很少的数据来做到这一点。Abovitz 说:

“也许我们所有人都已经在基因中获得了世界的一个版本,一个持久的模型,我们所做的只是吸收少量变化的数据来更新这个模型。这似乎与人们如何生存,繁衍和建造住所这一意义上的演变有着紧密的联系,我们所有的视觉空间系统似乎就是从眼球到指尖,从指尖到眼前视场,从眼前视场到远处的荒野。这种整体结构会让我们觉得远处的老虎看来像就像一块硬纸板,而近处的老虎才是富有细节的立体形状。”

这意味着大脑只会在需要的时候抓住更多的信息,呈现更多的细节。这完全改变了 Abovitz 和他的团队在考虑光场问题的方式。如果理论是正确的,技术就不需要捕捉整个光场并重新创造场景; 它只需要抓住视觉中光场应有的部分,并通过眼睛将传送送到视觉皮层。Abovitz 称之为大脑的系统工程视图。他说:

“我们的想法是,如果我们能够弄清楚这个信号或是它的近似值,然后把它编码到芯片里就可以了,这真的很酷。我们可以制造一个小芯片,在眼前再次发射数字光场信号。这就是我们的主要思路。”

一下子,Abovitz 就从试图解决问题立即转向开始设计解决方案。他确信,如果他们能创造出一个能够将正确部分的光场传递给大脑的芯片,他就可以“欺骗”大脑让它认为看到的是真实的东西。这意味着他们将能摆脱传统显示器,而只用人类自身的东西。“禅宗有两个核心思想:不展示是最好的展示,外在世界就在心中。至少从我们目前看到的情况来看,这种思想是完全正确的。你所想的一切都在你之外,但却完全由你自己渲染,由你和你的模拟光场信号共同创造。”

“每个人都具有天生的创造力,因为每个人都在不断创造自己的化身世界。你生活的世界,是你自己在不断创造,不断的用大脑和光场信号共同创造,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

下一步,就是做一些可以证明理论的东西。

“Hello World”

Magic Leap 的“Hello World”时刻(第一个演示程序)别人可能已经忘记了,但是对于那个四年来一直在努力证明他们的理论的团队来说,这个时刻这是令人欣喜的。

而且,它只是一个单独的像素。

Abovitz 说:“无人关心的真正的第一个时刻是当我们使用一个操纵杆操纵一个像素,让它在房间里移动。“这就像 1970 年索尼的 Pong,当然,并没有 Pong 复杂。只是一个小点在我们房间里走来走去,但那感觉就像’哇,我们刚才那样做了吗?’”

耗时6年,总融资近19亿美金,外媒《滚石》万字长文揭秘AR眼镜 Magic Leap One(下) Magic Leap 研发中的“替补”

Abovitz 把 Magic Leap 在 2014 年突破之前的那段日子称为“沙漠里游荡”。2013 年,他们开始建造第一个工作原型。Abovitz 向我展示了一幅这个他们称之为“替补”的原型机图片。我告诉他,这看起来有点像一个巨大的蒸汽朋克断头台,但他纠正了我。他说:“这更像是《发条橙》里的东西。你把你的头放在一个巨大的悬挂的矩形电线下面,把你的整个头锁定在那里,你只能坐在那里,静静地等待,因为研究团队需要使用信号发生器来欺骗你的大脑去看那里不存在的东西。”

这个过程很慢,并且非常令人沮丧。Abovitz 说,他经常前往“小鹰号”和“土星 5 号”建筑那里寻求灵感。那时,研究团队是由 NASA 的人员,计算机科学家,物理学家,漫画创作者等人员组成的。团队不断地迭代和重复他们的想法,终于,正如 Abovitz 所说,他们得到了那个可以移动的像素点。

这个点证明了这个理论,之后的创新变得越来越快。不久之后,他们将漫画书中的角色放入了现实世界,并讨论了创建“怪物战争”游戏的想法。这个概念可以让孩子们走进一个真正的游乐场,然后让他们的大怪物在头顶上进行“决斗“。

耗时6年,总融资近19亿美金,外媒《滚石》万字长文揭秘AR眼镜 Magic Leap One(下)

Magic Leap 的“Cheesehead“

这个时间点很幸运。Abovitz 知道公司的启动资金将要花完了,新的外部融资是必须的。幸运的是,像素和这两个角色足以向 Google 和其他人展示 Magic Leap 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所以 2014 年底,Magic Leap 成功筹集到了 5.4 亿美元的风险投资。

他们用这些钱搬出了单间办公室,开始研究他们技术的第一个可穿戴版本,公司现在亲切地将其称为“Cheesehead”。Abovitz 说:“那时,我们就把光场信号发生器和计算机视觉的东西放在上面,然后装配起来,戴着头上开始四处走动。它重达几十磅。从那时起,我们就知道,是时候将运动和高端计算机视觉结合起来了。“

“Cheesehead“表明,他们可以将信号的关键元素提取到纳米芯片结构中,并将其放置到晶圆芯片上,以创建数字光场信号,帮助人们欣赏这个新的混合现实世界。这个庞大而奇怪的设备也使得公司正在成长的软件团队能够测试他们正在开发的代码。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团队继续在软件,硬件,技术和设计方面进行迭代。为了加快生产和测试周期,他们搬到劳德代尔堡外的一个大空地上,并在地下建立了一个晶圆制造厂。Abovitz 说:“从 2014 年 10 月到 2017 年 12 月,我们进行了非常疯狂的冲刺。“

魔 法

在 Magic Leap 庞大的综合地下室里,机器手臂和工人们静静地合作着,组装着稳定的光子芯片,为公司的新款(或许也是更好的)混合现实助力。Abovitz 指引我走过一条长长的水泥走廊,偶尔停在窗前指指里面的工作。Magic Leap 公司负责硬件和工程项目的高级副总裁 Paul Greco 解释说,整个地下的地板必须经过修复和重建,才能成为他们所需要的设备。Magic Leap 的工作人员很少告诉我有关制造的晶圆的事情,可能是因为它们似乎是 Magic Leap 的魔法。Abovitz 把这些小巧的、半透明的长方形晶体称为光子晶圆。但是如果他不说的话,我会把它描述为一种透镜。

Abovitz 说:“直到目前为止,我们还在努力发展这种信号的概念,并试图发明这种信号的晶体管。我们不是用晶体管来移动电子,我们正在移动光子,一种三维纳米结构的光子信号。我们还没有给它起名字,暂且先称之为‘海猴(Sea Monkey)’,当然正式的名字不会是这个,我不想让海猴们生我们的气。所以我们要为我们的结构起一个很酷的名字。“

他说,晶圆可以在 3D 纳米结构中移动光子,使其能够输出一个非常特定的数字光场信号。那些光子晶圆最终会进入一个更大更圆的镜头,这个镜头会被制造成一副光滑的护目镜。在楼上一个安静的展厅里,我第一次仔细观察完整的 Magic Leap 硬件。Magic Leap 设备的所有组件都以相似的设计语言捆绑在一起,公司的高级副总裁 Gary Natsume 将这些灰色的晶圆称为月球的灰尘和完美的圆圈。这个系统,也是公司的第九代硬件,由以下三部分组成:一个头显,一个由单根连线连接的豆荚型微型电脑和一个控制器。头显看起来就像一副用厚皮带固定的护目镜,它们既轻巧又时尚(至少比目前的 VR 头显都要更时尚)。“镜头的形式非常时尚,” Natsume 说,“我们最终的愿景就是它可以像眼镜一样,人们每天可以佩戴。”

耗时6年,总融资近19亿美金,外媒《滚石》万字长文揭秘AR眼镜 Magic Leap One(下) 较大型号的 Lightwear

Natsume 表示:“固定眼镜的头带使用的是‘寺庙皇冠’的设计。这是我们研究如何平衡头部重量的成果。”戴眼镜时,用户需要拿着带子的任一侧,拉开后,眼镜会分开成左、右、后三部分,用户可以像戴头带一样放在头上。两根短的电线便从头带后面伸出,合并成一个,放入 Lightpack 中。Lightpack像是平滑连接起来的两个圆形豆荚,中间留有一些空隙。这样的设计可以让你夹在口袋里,或者挂在类似于吉他上的那种肩带上。

眼镜将分为两种尺寸,额头垫、鼻托和太阳穴垫都可以定制,以符合用户的舒适度和适合度。最终产品推出时,公司还将为戴眼镜的客户提供专门配镜的细节。

控制器是一个圆形的塑料手柄,握感舒适,上面有一系列功能按钮,是一个六度自由运动触觉感应触摸板。

Lightwear 和 Lightpack 在设计上几乎如同玩具一般,并不是因为他们很廉价(事实上绝不便宜),是因为他们同其他头显和控制器相比实在太轻。不过,Abovitz 很快就指出制造这个小玩意需要多少钱。他说:

“这实际是一台独立的电脑。就像 MacBook Pro 或 Alienware PC 一样,它有一个强大的 CPU 和 GPU。它有一个驱动器,配有无线网络,所有应匹配的电子附件,所以它就像一台折叠起来的电脑。”

耗时6年,总融资近19亿美金,外媒《滚石》万字长文揭秘AR眼镜 Magic Leap One(下)

较小型号的 lightwear

接着,他指着 Lightwear 说:“这里还有另一台功能强大的计算机,它是一台可以感知世界,进行视觉处理的实时计算机,它具有机器学习能力,因此能够不断了解用户外界的情况。所以你在这里看到的可以说是一台重量最轻的工程卫星。”

Lightwear 还可以通过四个内置麦克风感知用户周围的声音,并使用一个实时计算机视觉处理器,以及六个外部摄像头以实时跟踪佩戴者和他们周边的世界。内置于头显太阳穴位置内部的微型高端扬声器为用户提供了立体声,并可以对用户的动作以及与用户做出的互动动作做出反应。他说:“这不是一副连着相机的眼镜。这就是我们所认为的空间计算机,它有着完整的空间意识。“

不过,Abovitz 拒绝透露头显的 GPU,CPU 及其他信息,也没有提供电池寿命信息。他说,除了他们还在进行电池优化之外,其他的信息他们需要稍后再发布。当我们离开的时候,我注意到一张被白纸罩着的长桌子。“那里有什么?”我问。Abovitz 说,“是下一个原型机。”

Sigur Ros 音乐和 Weta 机器人

当大家在收拾演示室里的东西时候,Miller 问我在想什么,我告诉他:眼镜非常舒服,我几乎忘了正在戴着它。电脑的附件整齐地装在我的口袋里,耳机的系绳也没有缠在我身上,控制器的感知反应几乎是即刻的,声音既准确又响亮。但我还有一个担心:视场。

像微软使用不同技术来实现混现实的 HoloLens 一样,Magic Leap 的 Lightwear 也不能提供一个与你的眼睛相匹配的视野。相反,Magic Leap 的虚拟图像出现在一个大致为矩形的视野中。由于视野是在空间浮动的,我无法进行测量,所以我做了如尝试:我花了几分钟先拿出一张信用卡在我面前,然后用我的手比划测量这个看不见的框架的大小,结果是信用卡太小了。最终我得出这样的结论:视野空间大约是距离你半臂远的 VHS 录像带的大小。它比 HoloLens 的视野大得多,但视场依然是个问题。

Miller 说:“我可以说,我们下一代的硬件技术会大大地显着拓展视野。因此,目前这些设备上所能提供的视野大概就是这么大。但下一代产品的视野将大得多。我们的同事正在实验室研究这些东西。”

De Luliis 补充说,开发者还可以选择淡化边缘,这样图像就不会出现这样尖锐的边缘,而你的大脑则会自然而然地填补边缘的空白。”

Miller 想给我展示另一个巧妙的“把戏”。他走到大房间的尽头,叫我弹出机器人 Gimble。机器人乖乖地出现在远处,漂浮在 Miller 旁边。然后 Miller 走进机器人的那个空间,他突然就消失了,算是大部分的消失了,因为我仍然可以看到他的腿从机器人的下面显出来。

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个把戏确实挺有趣”,但是后来我才意识到,我刚刚看到的是一个由 Magic Leap技术创造的虚构物体,完全模糊了现实世界的人类的情景。我的眼睛看到同一地方存在了两个物体,而我的大脑却认为机器人是真的,而工程师是虚拟的,因此我忽略了 Miller 只能看到Gimble(至少这是后来Abovitz 后向我这么解释的)。

最后,我去了一个单独的房间,这里的体验我终于可以描述所有细节。冰岛实验摇滚乐队 Sigur Ros 早已经和 Magic Leap 进行了一些合作,创作出一种他们称之为“音景(soundscape)”的体验。对于这个特别的演示,团他们让我把耳机插入头显里。“你将要看到的是一个叫 Tonandi(冰岛语为声音精神)的项目。”该项目的技术负责人 Mike Tucker 告诉我,“你将要看到的不是一段录制的音乐,而是一段互动的音景。你看了就知道他们为何喜欢这样称呼它。“

Tonandi 首先会在你周围创键一棵“空灵树”,然后等着看你下一步做什么。漂浮在我周围的是一些跳舞的小精灵。当我向他们挥手时,他们便会创造出一种哼鸣的音乐,继而有的会消失,有的会围着我转圈。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同的小精灵会发出不同类型的创作音乐,我会触摸它们,向它们挥手,点击它们,看看我与它们的各种互动会为我周围越来越多的管弦乐合唱团增添什么样的因素进去。

很快,豆荚就从地毯和咖啡桌上的长茎和草地上喷出。豆荚像花蕾一样张开,我发现黄貂鱼样子的小精灵在我周围漂浮着,发出五颜六色的光。我的动作,不只是在改变我周围这个口袋般的世界,它还可以让我参与到音乐共同创造中,将我的行动与 Sigur Ros 的声音结合起来。

Tonandi 的体验毫不费力。这种超现实的、魔幻现实主义的音乐创作,可以交给任何人去尝试。但在幕后,却需要很多努力。Tucker 说,这个项目使用了很多 Magic Leap 的技术。他说:“我们正在为 Magic Leap 使用一些独特的功能。我们正在使用空间的网格划分,使用眼动追踪,而且我们将使用手势输入系统作为我们大部分的产品体验技术。”

后来,在一间会议室午餐时,Abovitz 说:“这个团队曾经尝试过恐怖体验的实验。那真的这太可怕了。人们都不会想要再进那个屋子了。所以我们说,‘好吧,现在就把这个实验放在一边吧。’”

耗时6年,总融资近19亿美金,外媒《滚石》万字长文揭秘AR眼镜 Magic Leap One(下)

还有很多的可以体验和观看的东西,但是我的时间有限。我曾经希望看到的一个体验是基于 Weta Workshop (那个为电影“指环王”,“银翼杀手 2049 ”和“ 仙境传说”等制作特效和道具的公司)而创造的。但是公司说它不能用于测试体验。

一个正在进行开发的游戏是由 Weta workshop 新成立的 Weta Gameshop 部门创建的。它围绕着“Grordbort 博士的神奇宇宙”概念展开(这个概念由 Weta 概念设计师 Greg Broadmore 创建并由 Weta联合创始人 Richard Taylor 和 Tania Rodger 所共同拥有)。Taylor 告诉 Glixel,目前在 Broadmore 的新部门有大约 55 人正在进行这款游戏的开发工作。Taylor 说:“我们已经为此工作了大约五年。我们一直在开发与 Magic Leap 硬件和软件开发直接相关的游戏。”

Taylor 相信 magic Leap 推出硬件的明年,这款游戏也将会推出。这款游戏是一个基于“Grordbort博士的世界”为背景的第一人称射击类游戏。在这个游戏的原小说中,一个机器人星球发现了一种个入侵地球的通道,玩家必须阻止他们的入侵,游戏中需要使用系统的控制器,看起来像是一种射线枪。Taylor说:“当你进入游戏时,你可以在所在空间的墙壁上看到这个通道,由此看到机器人星球。游戏从你身边这个冷静的机器人 Gimble 开始,接着是与 Grordbot 博士的聊天,最后一切都崩溃了,你必须加入战斗。这是最狂热的现实世界体验。“

现实的坚持

Magic Leap 数十亿美元的技术有时很容易被低估。在某些方面,这个技术的关键创新之一却让你感觉到它的存在。

Abovitz 和他的团队希望能够解决的一个基本问题是:几乎所有人都会发现,在长时间使用任何类型的屏幕后,使用 VR 头显会感到一些不适。Abovtiz 告诉我:“所以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将空间计算做成世界上许多人可以在任何地方、全天使用的东西。这是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实现目标仍然需要时间。但是较长时间的佩戴需要一些轻便舒适的东西。它必须像袜子和鞋子一样适合你。它必须非常贴合你的脸,根据你的身体进行调整。而且我认为,为了佩戴整天,一个基本要求就是它的信号必须与你非常匹配。”

他说:“寻找一种重新创造光场的方式,意味着观赏的体验要如同你环顾四周一样自然而舒适。这就是 Magic Leap 工作的基础。你甚至不用再想这件事。你只是想知道我们把它设计的很好。我们认为这是重要的第一步。”

虽然这项技术的基础可以得到解决,但是 Abovitz 承认,当我提出有限的视野时,就说明用户体验仍然并非完美。他表示,该公司仍在微调设备体验。他说:“我们认为这样的视野对 ML1(即 Magic Leap 第一款消费级头显)来说是可行的。视野问题我们将继续在 ML2 和 ML3 以及更高版本中进行迭代的工作之一。 ”

耗时6年,总融资近19亿美金,外媒《滚石》万字长文揭秘AR眼镜 Magic Leap One(下)

Abovitz 并没有真正回答我关于技术的另一个主要问题:能否提供多个焦点。从理论上讲,光场应该允许你从透过一个虚拟形象看到背后到现实,同时让这个更近的虚拟形象失焦。不过我所体验的展示并没有真正提供一个机会来查看 Magic Leap 的眼镜是否能够有效地实现这一点。所以当我问产品是否支持多重焦点技术时,他在接下来的电子邮件中告诉我:“Magic Leap 的 Lightwear 利用我们专有的数字光场技术,这是我们的模拟光场信号的数字版本。开发人员可以创建应用程序和各种角色,并在空间中正确地显示,它允许用户自然地关注感兴趣的对象,就像他们在真实世界中一样。”

当我提出一个更加明确的答案时,Abovitz 因为对专有信息的考虑拒绝了我的答案。

Abovitz 认为,他们首次发布的硬件的性能良好可行,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们把它称为 Magic One(创作者版)。对于 Magic Leap 来说,创作者是开发者、品牌商、代理商,也包括早期的消费使用者。他说:“购买第一台 Mac 或第一台 PC 的消费者,都会购买第一个 iPod。就是那样的一群尝鲜者。但 Magic One 绝对不只是一个开发工具包。如果你是一个“消费—创造者,拿到产品的你将会很高兴。“

但是 Abovitz 也拒绝提供给我一个发货日期或价格。但他确实表示,毫无疑问,第一个版本将在 2018 年发布。至于成本:“我们有一个内部的价格,但我们还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预购和定价将会在一起。我只能说,我们不只是一个高级计算系统。我们更是一个优质的手工艺术般的电脑。“

尽管没有回答一些关键的问题,但是在 Magic Leap 的走廊和小路散步的那一天,让我更加清楚地知道公司要做什么,他们要的不仅仅是头显,或是它正在运作的高科技光场技术。Magic Leap 在将他们的系统推向世界的时候,是将大量的技术整合到一起,有朝一日,他们可以彻底改变我们处理所有技术的方式。

耗时6年,总融资近19亿美金,外媒《滚石》万字长文揭秘AR眼镜 Magic Leap One(下)

光场光子学,这个可以将虚拟现实投射进真实的自然光场中的技术,可能是目前显示技术中最大创新,但这里还有更多的东西。视觉感知系统正在跟踪你活动的世界,它可以注意到平坦的表面、墙壁、各种物体等事物。其结果就是,这样的头显可以看你在做什么,然后对你的行为做出适当的反应,这或许意味着在真正监视器旁边挂一个混合现实监视器,或者是确保你的客厅中浮动的鱼不会撞到沙发上。房间映射也可以用来跟踪你放在真实世界里的东西,所以当你回来的时候,他们就在那里等着你。比如,如果你睡前将六台虚拟现实显示器排列在真实的桌面上方,那么第二天它们还在放那个桌子上排列着。

虽然我们不知道 Lightpack 内置的微型计算机的规格,但我们知道它是可以用于运行一个可以看到真实世界并做出反应的电子游戏的。控制器是与系统交互的一个直接方式,但它也可以使用 Magic Leap 自己的手势跟踪,其中不仅包括手和手指,还包括头部位置、语音、眼动追踪等等。

最后,这项技术不仅提供了光场,而且提供了一个声场,可以跟踪你的动作并作出反应,无论你身在何处,它都可以确保音频始终来自物体。它甚至可以向用户传达距离和强度信息。这些只是用来创建 Magic Leap One 及其 Lightwear,Lightpack 和控制器的硬件和软件。

明年年初,Magic Leap 公司计划开放创建者门户并提供对其软件开发工具包的访问权限。它不仅仅是 Magic Leap 和它的合作伙伴(如Weta,Sigur Ros,ILMxLAB和Twilio)独享的,这将是每个人都能获得的体验。

当体验活动的结束时,公司团队走到 Abovitz 办公室跟我说再见。他坚持把我带到入口处。穿过 Magic Leap 的山洞,到达出口时,Abovitz 停下了脚步。在楼梯间的墙上,单独悬挂着一幅画。是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i)的作品,标题是“用基于全息图和计算机的眼镜观看想象中的物体”,Abovitz说,他认为这就代表着 Magic Leap 在重现光场方面所做的工作。他用手指向了图中的相似之处:图像下方的数学式涂鸦、眼镜、视野的插图以及似乎是亮起的视觉皮层。

在我看到了被视觉皮层和大脑吸收处理过的外部图像的情况下,Abovitz 看到了相反的情况:一张画显示出计算机生成的图像被注入大脑,然后投射到用户的世界中。

这是 Dali 的“Magic Leap” ——通过超现实主义者的眼睛看到的魔幻现实主义。

耗时6年,总融资近19亿美金,外媒《滚石》万字长文揭秘AR眼镜 Magic Leap One(下)

留下您的回复和评论吧,我们将很高兴听到您的想法:

登录并回复

智能品
注册新帐户
重设密码